您好!欢迎光临易发游戏!
易发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隔振资讯 >

风雨飘摇的火电厂

作者:易发游戏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9-12-16 18:33 点击: 

  虽然站在高处,和张惠妹风情万种地嘶吼那首《站在高岗上》的情调不同,我的心情只有说不出的沉重。

  现在的孩子没意识到电对我们生活的重要,他们总觉得这是一种相当稳定和廉价的能源方式。手机、平板、电视、冰箱、电磁炉、洗衣机、剃须刀、电动汽车……哪里都可以充电,哪里都能用电,电仿佛跟空气一样与生俱来充斥整个世界。电力是工业和社会发展的引擎,我这个年代的人小时候都经历过“缺电”的困扰。电灯忽明忽暗,大人们会说那是“电压不稳”,需要赶紧关灯,以免烧了电灯泡。冰箱上面放着一个保鲜盒那么大的稳压器——以防止冰箱被烧坏。即便这样,也总是停电,动辄都是“拉闸限电”或者“停电抢修”。

  在那个电力极其短缺年代,电工可是最“吃香”的职业,俗称“电老虎”。特别是暑假的夜晚,电工们在维修过载损坏的变压器,旁边都会围着一大群小“萝卜头”,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干活,火烧火燎等着电能修好回家看动画片。时过境迁,靠着几代电力人的热血奉献,我们国家成了世界上电力最稳定最发达的国家,中国人输出的电厂已经深入到欧洲腹地。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的人生会和电力行业有密切的关系,而且是电力行业的源头发电行业。没有意外的话,这种关系很有可能要持续到我的一生之中。

  十三年前,我第一次见到真实的火电厂机组,一直到今天还清晰记得当时那个庞然大物对我的震撼。一台燃烧的锅炉把蒸汽通过管道输送到汽轮机,汽轮机再带动发电机做功发出电流,经过变压进入千家万户。极其简单的原理,教科书上面的文字冰冷简约,只是一旦真正看到运行的火电厂,无论是谁,都会被这么复杂这么巨大的设备所震惊。后来我才发现,当年我第一眼看到的机组其实是一台10千万级别的小机组。这种机组如今已经很罕见了,除了少数留下来供热,大部分都已经寿终正寝或者被强行关停。慢慢的,我后来又去了很多30万千瓦、60万千瓦、100万千瓦的大机组,那种震撼逐渐变成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敬畏它们,却又离不开它们,同时又对这个行业有深深的同情和惋惜。

  因为经常和电厂打交道,经历了很多事情,也认识了很多电厂的朋友,所以了解这个行业更多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没有哪个行业承担着社会如此大的责任却又同时默默接受最大的误解。老百姓只知道不能停电和供热,同时埋怨发电厂在制造环境污染以及羡慕电力行业的“高薪”。

  这些年来我去过很多火电厂,所见到的火电厂日子无一例外都很艰难。机组众多,负荷远大于求,电厂上游电网强势,下游电煤价格居高不下,电厂夹在中间寸步难行。此外,检修成本不断削减,环保、安全压力与日俱增,电厂上下都是压力重重、苦不堪言。只有亲临电厂生产一线的人才能体会到电厂人的艰辛和不易。即便是今天室外高达38°C的高温,所有的一线人员按照要求穿的严严实实,24h轮番坚守,穿梭在电厂锅炉、汽机、煤场,忍受着天气高温、设备高噪音、高粉尘的轮番摧残,事实上电厂就是职业病高发区。衣服湿了又被设备预热炙烤烤干,盐泛出来洗都洗不掉。高温高负荷下设备都要“歇菜”,电厂职工却依然要冲上去,机组要转,电不能停啊。

  今年6月27日,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债权人以其无力支付到期款项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这一消息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没想到曾经的“好单位”火电厂也有倒闭的一天。其实这一天来得并不突然,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整个行业都在坚持,无非是大唐国际连城电厂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我去电厂除了现场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集控室。我喜欢站在集控室大屏幕面前盯着机组负荷曲线,进而去判断真实的经济形势。今年以来机组负荷尤其糟糕,看到那么好的大机组在炎炎夏日都没有负荷,心情越发沉重。

  当前经济受挫,加上新能源又来势汹汹,大机组又在雨后春笋无序基建,结果就是火电厂容量已经明显供大于求,即便是发电行业中的“香饽饽”核电机组不能满发都成常态,参与调峰或成现实,电价已经很难涨。在一个新闻报道中,有专家说“如果单从经济学理论分析,供需关系、成本利润影响着电力价格,电价步入上涨周期的可能性在增强。不过,电力价格改革尚未进入关键环节,市场化定价方案很难落实,国家层面对电价的调控力度丝毫不会放松,电价进入全面上涨周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无法开源,就只能减少支出。讽刺的是,支出又面临环保的巨大压力。提及环保,全社会都对电厂义愤填膺,仿佛火电厂才是雾霾真正的源头。其实相对核电、水电甚至风电等新能源,火电厂才是最清洁最安全的绿色能源。脱硫脱硝、布袋除尘、超低排放、甚至当前颇为流行的“烟气脱白”花的钱真是金山银海,是个惊人的数字。可是火电厂依然成了全民众矢之的,环保重责下首当其冲。有限的检修费用又被割去一大块。无奈之下,电厂只能铤而走险,开始参与电网“深度调峰”和“快速启停”。我走到哪里都坚决反对这些违反科学的操作,牺牲设备的寿命去迎合电网,用永远的安全来换一时的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支持国家的环保和能源政策,但是我同样为江河日下的发电行业掬一把辛酸泪。谈起火电厂的困局,所有的行业人都唯有苦笑,坦言看不到出路。成本越来越高,薪酬逐年下降,电力行业的收入已经名不副实,在部分地区,已经落后于公务员、教师的薪酬。我的总体感觉是负重前行的火电厂已经步履蹒跚,渐行渐远了。电厂属于技术密集企业,对学历、个人素质要求较高,碰到这样一个局面,真不知道这些曾经的“幸运儿”下一代还有几人会从事电力行业。

  曾经有一种说法,电力职工是送来光明的天使,现在已经没人提这种说法了,大概天使已经折翼了…

易发游戏

Top